Friday, March 24, 2017

甘榜格南的异族风情 Kampong Glam

原文刊登于《源》2016年第6期,总期124,新加坡宗乡会馆总会联合会出版

甘榜格南的地标


2016年8月27日,宗乡总会率领着八十人的团队,走了一趟甘榜格南徒步之旅。我负责组织由国家博物馆义务中文导览员组成的户外导览团队,跟旧雨新知分享了这个地区鲜为人知的异域风情,度过温馨的周末。导览员跟导游的性质不一样,导游是一份职业,导览员则是义务的。


甘榜格南曾经是一座“皇城”,也是东南亚各地回教徒前往麦加朝圣的启航点。从19世纪至20世纪80年代百多年的光景中,信徒们在这里留宿。等待着航往麦加的客船的当儿,他们也在这里进行商贸,赚取旅费。

金黄圆穹顶的苏丹回教堂矗立在桥北路,回教堂旁的马来传统文化馆同样以黄色的帝皇气势彰显这个地区的马来特色。苏丹回教堂最独一无二之处就是圆穹顶下黑色的酱油瓶底座。这些酱油瓶都是20世纪初重建回教堂的时候,信徒筹集经费所捐献的,情形就像上世纪50与60年代初,新加坡人通过一对一的方式筹募资金,兴建南洋大学与消失的国家剧场一样。

(苏丹回教堂最独一无二之处就是圆穹顶下黑色的酱油瓶底座。)

金黄色的回教堂在新马较为普遍,可能跟六百年前马六甲与中国明朝建交有一段深厚的渊源。《明史》和《马来纪年》都记载了马六甲开国君主拜里米苏拉跟明朝建交的经过。拜里米苏拉乃新加坡马来王朝的末代皇帝,擅自篡位后被印尼满者伯夷王朝追杀(另一个版本是被暹罗围剿),寡不敌众下辗转逃到马六甲。在明成祖赐碑封国下,马六甲摆脱了暹罗(泰国)的威胁,将马六甲发展成为一个军事与财富实力雄厚的大国。此后皇朝的习俗沿袭下来,马来王族跟中国皇帝一样,将黄色作为王族的颜色。

绿色则是回教(伊斯兰教)的传统颜色,马来人开斋节所使用的“红包套”也是绿色的。绿被视为“天授万物之正色”,妇女若是穿着无袖上衣或短裙,进入苏丹回教堂前必须套上绿色的外袍,以示尊重。

(妇女若是穿着无袖上衣或短裙,进入苏丹回教堂前必须套上绿色的外袍,以示尊重。)


纠结的皇城


苏丹回教堂的所在地原为新加坡近代史上苏丹胡先家族的土地。说起苏丹胡先,不能不提莱佛士。19世纪初,英国东印度公司的雇员莱佛士在东南亚寻找跟中国做生意的中途站,看上了荷兰势力还没涉足的新加坡。莱佛士将在柔佛王朝家族斗争中失势,流落到民丹岛生活的胡先遵奉为苏丹,并迎接他到新加坡来。1819年2月6日,莱佛士跟苏丹胡先天猛公(宰相)阿都拉曼签订“友好联盟条约”,以每年8,000西班牙元租下新加坡河岸附近地区(苏丹5,000元,天猛公3,000元),打下英国在东南亚殖民的基础。

三年后,莱佛士重回新加坡,委任Philip Jackson进行市区规划(Jackson Plan,Plan of the Town of Singapore),将新加坡河南岸(小坡)规划为欧洲人区,较偏远的甘榜格南地区则设立了阿拉伯甘榜(Arab Campong)、苏丹皇宫和武吉士甘榜(Bugis Campong)。马来传统文化馆就是当年的苏丹皇宫的所在地。两百年后的今天,新加坡市容伊稀可见当年的雏形。

(莱佛士的市区规划图,两百年后的今天伊稀可见当年的雏形。)

(马来传统文化馆就是当年的苏丹皇宫的所在地。)

1824年8月2日,新加坡第二任驻扎官哥罗福(John Crawfurd)跟苏丹签下新条约,正式 “全面收购”新加坡。哥罗福签下的那张“永久地契”,买下了新加坡本土与方圆十里的岛屿的拥有权,包括地处南中国海与新加坡海峡要塞的白礁。苏丹与天猛公则在新加坡本土分配到一些地段。

哥罗福跟苏丹胡先和天猛公阿都拉曼进行收购新加坡的谈判时,对贩卖奴隶与赔偿等问题发生多次争执。天猛公对从新加坡河口搬到花柏山下的徙置费感到不满,苏丹胡先则因欠下一大笔赌债,要求更多赔偿金来还债。哥罗福认为这两个马来领导人都没有“实用价值”,希望他们可以尽早离开新加坡,因此条约阐明如果他们选择永久性离开,还可得到一笔优厚的补偿(苏丹20,000元,天猛公15,000元)。不过他们似乎都有先见之明,坚决保留新加坡的部分土地。

哥罗福在签约后的一个月内解放了苏丹皇宫内二十多名女奴,无疑是人权上的一大成就。虽然胡先提出强烈抗议,哥罗福也不是省油的灯,坚持在英国人管理的地方,不许有奴隶交易,违者一律处罚。一个月后,哥罗福在通往武吉士甘榜的路上,故意绕道撞倒胡先皇宫的围墙,但还是逼不走胡先。这些轶事都记载在另一部重要的马来文献《Hikayat Abdullah》(阿都拉传)。

英国人并不喜欢胡先和他的家族,夺得新加坡后索性吃碗面反碗底,千方百计要废了他。胡先在马六甲养病去世,英国人表示“他(胡先)死后,对继承问题没有采取任何步骤”,也就是苏丹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英国东印度公司干脆利用这个机会,让苏丹职位永远消失,以加强国际法眼中殖民地的合法地位。不过这段“英胡恩仇录”并没有就此了结,多年以后,胡先的后人继续跟英国人打官司,法庭裁决甘榜格南的土地归英国人拥有。英国人甚至通过宪法(Sultan Hussain Ordinance (Cap. 382), 1904)落实此条例,但又藕断丝连地允许胡先的后代继续留在皇宫,并领取常年生活费。1999年,新加坡政府通过修宪斩情丝,让胡先的后人领取一笔现金后搬离皇宫,从此各走各路。

(Jalan Kubor看似荒废的马来坟场埋葬着胡先的后人,都以东姑的名衔保留着王族的身份。)

迈入21世纪后,苏丹皇宫重新发展,形成今日的格局。梧槽河畔(Jalan Kubor)看似荒废的马来坟场匿于繁忙的维多利亚街角,这里埋葬着的胡先的后人,都以东姑的名衔保留着王族的身份。虽然政府已经征用了这块坟地,但看来并不急于“清场”。


华人村落


苏丹皇宫前保留着一棵格南树(白千层),格南树干坚固耐用,是造船的良材。格南也指一支在船上生活的海人(Orang Gelam),后来迁居到布拉尼岛(Pulau Brani),逐渐跟马来人同化。

苏丹皇宫前的闸门叫Sultan Gate(苏丹门),华人的叫法则更为传神了,既然北京有王府井,苏丹门口就干脆叫“王府口”。王府口还有个俗名叫打铁街,客家人在这里生起洪炉火来打制铜铁器皿。打铁街前横贯的公路叫彭亨街,也许叫胡先的胸口一辈子的痛。当年胡先就是因为到彭亨迎亲的时候,父亲突然去世了,结果被弟弟继承了皇位。

(林子平画笔下的打铁街。摄于新加坡国家美术馆。)

彭亨街的俗名为打石街,顾名思义,坟场的石碑就是在这里生产的。这个行业由潮州人和福建人垄断,石块来自万里和乌敏岛的矿场。

有华人居住的地方就有华校,座落在阿里哇街(Aliwal Street)的崇正学校和崇本女校都是福建人创建的小学,第一任新加坡民选总统王鼎昌和慈善家李光前都是崇正学校的校友,播音人安娜则是崇本女校的毕业生。在时代潮流下,民办学校都抵不过关闭的厄运,1980年代初崇正交给政府管理,崇本则成为另一所消失的华校。

(座落在阿里哇街(Aliwal Street)的崇正学校和崇本女校都是福建人创建的小学)


集水而居的村落


在莱佛士的规划图上,甘榜梧槽,也就是现在的哥罗福组屋区(以第二任驻扎官John Crawfurd 命名),原为武吉士人的村落,可见开埠的年代,武吉士人已经形成一个相当人口的族群,在梧槽河上做交易。武吉士人早在十七世纪中便走出苏拉威西(Sulawesi),到爪哇进行贸易。荷兰东印度公司对香料群岛虎视眈眈,切断武吉士人的财路,逼使他们渐行渐远,到廖内、马来亚和新加坡设立贸易基地。

来自马来群岛的族群越来越多,爪哇、巴韦安、马六甲、米兰加保等人都在附近安家,1836年的地图显示武吉士人已经搬迁到更远的梧槽河与加冷河交汇的盆地。不过,武吉士人并非加冷河上最早的“原住民”。早在19世纪初,加冷海人(Orang Kallang)已经在加冷河定居,哥罗福买下新加坡后,许多加冷人迁徙到柔佛。不幸的,致命的天花疫情传染开来,整族人都死去了。当时有些加冷人继续居住在加冷河口(Kallang Rokok),后来因兴建加冷机场而分散到各地。


甘榜梧槽


甘榜梧槽有美芝路(Beach Road)、松巴瓦路(Sumbawa Road)、 巨港路(Palembang Road)、爪哇路(Java Road)、关丹路(Jalan Kuantan)、北根路(Jalan Pekan)、民多路(Minto Road)。顾名思义,Beach Road是条海滨公路,黄金大厦和圣约翰救伤队总部都建立在原来的海床上。松巴瓦、巨港和爪哇都是印尼的城市,可见新加坡的马来族群的移民史跟印尼人息息相关。关丹和北根乃彭亨的首府和昔日皇城,反映了胡先家族跟彭亨皇族的渊源。民多是一名苏格兰人,1807至1813年间受委为印度总督。民多出任总督期间新加坡归柔佛王朝管辖,看来英国殖民地政府不放心将甘榜梧槽交给彭亨和印尼人,安排了民多来坐镇。

(意大利有比萨斜塔,新加坡则有“花蒂玛斜塔”。)

1970年代,甘榜梧槽发展为二十多座组屋的哥罗福组屋区和商场,美芝路熟食中心吸引了许多老饕,马来甘榜的气息已经荡然无存,唯一的相关建筑物花蒂玛回教堂(Masjid Hajjah Fatimah)保留了昔日的蛛丝马迹。来自马六甲的花蒂玛( Hajjah Fatimah)跟武吉士的王子结婚,继承了早逝的丈夫的遗产。她拥有多艘船艇,除了跟印尼进行商贸外,也载着信徒到麦加朝圣。花蒂玛有个哈雅“Hajjah”的衔头,表示已经到麦加朝圣过了。花蒂玛的住家两度被抢,性命则无恙,为了感恩于真主阿拉的保佑,捐钱献地兴建了回教堂。

意大利有比萨斜塔,新加坡则有“花蒂玛斜塔”。花蒂玛回教堂建在沙地上,地基不够结实,基督教堂式的尖塔跟比萨斜塔一样一年年地倾斜,抢救后总算稳固下来。


3A中的Alsagoff和Aljunied


回教族群就像华人一样,除了建立寺庙,为信徒提供心灵慰藉外,也兴建类似宗乡会馆的棚屋(pontok)和学校来照顾族人。设立在甘榜格南的棚屋有巴韦安人的,马六甲人的,也有爪哇人的。这些棚屋由富裕的商贾出钱兴建,让新客有个落脚之处。爪哇人的棚屋设在王府口,跟马来皇宫结为近邻。居住在棚屋的爪哇居民多数是美食高手,在附近海口路(如今的美芝路邵氏大厦)后面的巴士总站摆路边摊,售卖沙爹、卤面(mee rubus)、炒面(mee siam)等传统美食。

20世纪初,祖籍阿拉伯的富商欧善高(Syed Mohamed bin Ahmed Alsagoff )在惹兰苏丹路(Jalan Sultan)设立了新加坡第一所男女混合回教学校(Alsagoff Arab School),随着女生人数日增,1970年代转为纯女校。学校的创建人欧善高的外婆就是花蒂玛。

(新加坡第一所男女混合回教学校Alsagoff Arab School。)

欧善高除了扩展家族的船运业务外,也在芽笼士乃(Geylang Serai)和柔佛置产,收入用来资助学校、回教堂和远在阿拉伯家乡的贫困人士。

另一名富商阿裕尼(Syed Omar bin Ali Aljunied)在莱佛士的邀请下从巨港来到新加坡创业,他可能是殖民地时代第一位涉足新加坡的阿拉伯人。阿裕尼家族在阿拉伯街(Arab Street)开了两家商店,一间售卖马来女士传统服装、娘惹装和峇迪,另一间以售卖阿拉伯的沉香纯香精油为主,皇室贵族和普罗百姓都是他们的常客。

民间将欧善高、阿裕尼 和另一名富商 Alkaff (阿卡夫)合称3A,一方面羡慕他们的财富,另一方面褒扬这些原自阿拉伯的家族对新加坡的贡献。


中东文化


位于两家阿裕尼的商店之间的是伊朗人的特色小店,由年轻的Ari负责打理。Ari自小随着父亲来到新加坡,但波斯风情环绕眉梢,介绍伊朗艺术时就像口齿伶俐,故事讲足一千零一夜的桑鲁卓姑娘。Ari的小店除了有阿里巴巴飞毯和阿拉丁神灯之外,最特殊的是铜雕艺术,通过上釉的功夫,使到铜雕艺术品与中国的外销瓷几可乱真。

(Ari的小店除了有阿里巴巴飞毯和阿拉丁神灯之外,最特殊的是铜雕艺术。)

代表中东文化的还有“苏菲”(sufi)、玫瑰和郁金香,甘榜格南与阿拉伯街交界处就有家苏菲餐馆(Sufi’s corner Turkish café)。回教跟其他宗教一样有不同的分支,苏菲是其中一个门派,经过千年的传播,信徒遍布全世界,伊朗、土耳其等地有许多追随者。土耳其盛行的旋转舞可能跟苏菲文化息息相关,因为“旋转”是苏菲行者重要的修练方式,他们相信修行一段日子后,可以通过不停地旋转而达到功德圆满的境界。

(甘榜格南与阿拉伯街交界处有家苏菲餐馆Sufi’s corner Turkish café。)

甘榜格南也有以玫瑰和郁金香为标志的建筑物,足以让大家寻幽探秘。玫瑰是是苏菲文化的象征,郁金香则是土耳其和伊朗的国花。对伊朗人而言,玫瑰象征着美丽人生与爱情,捍卫宗教理想而殉道的勇士的血液则滋润了郁金香。

这栋建筑物(MakDonor)跟麦当劳是否异曲同工?

甘榜格南也有以玫瑰和郁金香为标志的建筑物,足以让大家寻幽探秘。

当玫瑰花处处开,郁金香处处在的当儿,或许也是我们改变“马来人”这个笼统的概念的时候。甘榜格南并非一般人理解中的马来社区,它的居民除了来自马来群岛与阿拉伯地区外,也有在此地谋生的华人,大家在各自的文化语言的熏陶下一起过着和谐的生活,让日子随风飘散着馨香。

主要参考资料

1. “Kampong Glam, A heritage trail”, National Heritage Board, October 2012

2. Abdullah Bin Abdul Kadir, A.H. Hill, “The Hikayat Abdullah, The Autobiography of Abdullah bin Kadir (1797-1854)”,ISBN 0195826264,OUP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1986. 

Tuesday, March 21, 2017

土生华人的传统新年(文章转载)

作者:谢丽平,新加坡国家博物馆义务中文导览员
原文“土生华人的传统新年”刊登于《联合早报·缤纷》2017年2月18日
图片由作者提供



冬至牵动过年气氛


在土生华人传统家庭,最先带动过年气氛的是“冬至”日的“过冬吃汤圆”。接着是牵动一家大小的“年终大扫除”,由于今年鸡年元旦和阳历的新年及圣诞节只差了一个月,所以心理上觉得新年来得太快,也就特别忙了。腊月(农历十二月)廿四要“送灶君”,也就是所谓的“小过年”,而在这前后家里就开始烘焙各种各样的糕点,和准备过年的食品了。

同事宝晶每年在农历新年前后一定拿好多天年假,说是要帮妈妈准备过年,今年当然也不例外。宝晶的中文不太灵光,但是国语(马来语)和英文却是顶呱呱,原来她来自“土生华人”后裔家庭。年关已近,乘着午餐饭局,我们请她分享本地的土生华人怎样过农历新年,长长知识。

宝晶说她的外婆现在住在槟城,生于传统的土生华人家庭,早年曾去过槟城在婆婆家过年,记得当时各种过年习俗、仪式、繁文锁节和避忌非常的多,整个农历新年闹哄哄了整大半个月,一直到元宵才算告一个段落。在新加坡过年就简单很多了,尤其自从家里有些成员有了自己的宗教信仰后,妈妈爸爸也采取折中的态度,主要传承过年的习俗文化意义,其他祭祀的和不太合时宜的仪式就不特意去遵行了。

(槟城抛柑橘庆元宵)

除夕夜的团圆饭是重点


除夕夜的团圆饭是重点,开饭前要先祭祖,宝晶说爸妈现在已没有点香烧冥纸了。团圆饭一般上是“围炉”火锅,因为容易准备又气氛好;过去妈妈还有煮各种娘惹美食,也乘机晒一下那些美丽的瓷器餐具,不过近年因为没人帮忙,应付不来了。初一初二都是忙拜年,初四“迎灶君”,初五“接财神”,初八晚上“拜天公”后就等到“chop-goh-meh十五夜”(元宵)的晚餐和夜游,整个新春的庆祝才算告一段落了。

(吃团圆饭的长桌。摄于土生文化博物馆)

(土生华人团圆饭-美味佳肴和漂亮的瓷器)

过年的仪式和避忌


土生华族过年的仪式避忌非常多。例如过年要把屋子打扫整理干净,不然财神不进门;窗帘一定要换洗净的,大门挂红彩布等。吃过团圆饭后要“香浴”守岁,守得越迟,长辈的福气越多,孩子口袋要有“压岁钱”伴眠。初一向长辈拜年讨“利士”(红包)时女生要蹲跪,男生要全跪。还有“初一不扫(地),初二不倒(垃圾)”等等。在槟城的元宵,还有在柑橘写上祈福贺语后,抛入大河或海里的习俗呢!

有趣的是,宝晶和我们分享时,节日或者仪式的名称都是福建话的,而糕点的名字则多数是马来语的,这种综合折中式的文化,就是“土生族群”文化的一大特色了。


土生族群和庆祝的节日



“土生族群”(Peranakan)不是一个单一文化的群体。基本上它包括了印度穆斯林与马来土著的后裔“土生爪威族” (Jawi Peranakan), 兴都商人与马来土著的后裔“土生齐迪族” (Chitty Peranakan) 以及我们比较熟悉的 “土生华族” 也就是“峇峇和娘惹”了;还有人数比较少的“秦娘族”(Tsainoy),他们是华人,菲律宾或西班牙人联婚的后代。一般上峇峇和娘惹也通指其他土生族群的男士和女士,但是由于他们所属的族群有别,所以他们的文化,传统和习俗都是不同的。

根据新加坡土生文化博物馆刊物 (The Peranakan),在本地的土生族群除了庆祝政府定下的十一个公共假日,以及与华人过年有关的传统迎神纳福的节日外,他们一般上也会庆祝神诞如大伯公、九皇爷、观音诞、清明、复活节、端午、中秋节、万圣节等等,而各不同族群会根据他们自己的文化背景,选择他们对应的节日和庆祝方式进行,生活丰富多姿多彩。


宝晶家过年庆祝仪式的演进
节日
槟城外婆家
现在新加坡家
冬节
冬至前一天祭祖,冬至日自搓、吃汤圆
当天煮吃超市买的汤圆
大扫除
元旦前一个月内择日大扫除,用竹叶扫屋除旧,年晚挂春联。
“有扫无除”,除夕挂贴新年装饰
除夕夜
点香拜土地,告请翌日祖先入门。摆设糕饼、茶点、烟酒、糖果瓜子盆等供奉祖先,“围炉”团圆饭,守岁。
“围炉”吃团圆饭,饭后摆设糖果盘。爸妈合掌敬拜上天。
年初一
子时一过,择时拜天公诸神,迎祖先。早上穿新衣新鞋向长辈一一拜年。
守岁到十二点点跨年倒数,初一早上拜年。
年初四
祭祀迎灶君
上班了!
年初五
祭祀接财神
没特别庆祝活动
年初八
晚上拜天公
陪爸妈到庙宇点香
正月十五
团圆饭庆元宵,庙会赏花灯,抛柑橘
团圆饭

(参考资料:The Peranakan January-March 2006)

土生华人过年的主要糕点


食材以椰子,鸡蛋,面粉、米粉、糯米,红糖等为主,还要用各种不同的器具制作。

Kueh Bangkit – 椰香饼:西谷米粉、椰浆、班兰叶汁烘焙而成,入口即溶小饼。

Kueh Kapit - 香脆蛋卷:椰汁面粉蛋浆倒模,炭焙熟后趁热卷成小筒型,或折成扇型。 

(Kueh Kapit 香脆蛋卷)

Kueh Bolu – 鸡蛋糕:红糖面粉鸡蛋放入铜模,烘焙成糕。

(Kueh Bolu 鸡蛋糕)

Tat Nanas - 黄梨挞: 黄梨丝糖浆慢煮成馅制成的小饼,“旺来”是黄梨的福建话的谐音。


(Tat Nanas - 黄梨挞)


Kueh Bakol - 年糕: 糯米浆红糖放在香蕉叶做成的模,慢火蒸煮,非常考究火候和时间。

Huat Kueh – 椰香鸡蛋发糕:要蒸成“自然大发”,取其好意头。 

(Huat Kueh – 椰蛋香发糕)

Kueh Wajek – 马来糯米糕:糯米红糖巧制,有如蜂窝的“松糕” 。


(Kueh Wajek – 马来糯米糕)


Kueh dodol – 马来椰香糕:主要是由甘蔗石蜜和米粉制成的甜香韧糕。 

(Kueh dodol – 马来椰香糕)

Ondeh-Ondeh – 椰丝椰糖流沙球:糯米班兰叶汁番薯粉为外皮,椰糖流沙,成球型后再占椰丝,也俗称“番薯蛋”。 

(Ondeh-Ondeh – 椰丝椰糖流沙球)

Agar Agar – 燕菜糕:燕菜班兰叶椰浆加糖煮成的甜品。

(Agar Agar – 燕菜糕)

相关链接

Friday, March 17, 2017

丹戎禺的“火炭村” Kampong Arang, Tanjong Rhu

火炭村


乘着车子进入古老的丹戎禺组屋区,必须经过Kampong Arang RoadArang就是火炭的意思,显然这里曾是个跟火炭有关联的“火炭村”。

火炭曾经长驻寻常百姓家,是家家户户不可或缺的必需品,直到国人陆续搬入政府组屋,才被方便洁净的煤气和微波炉取代,如今好些家庭已经使用电磁炉。不过,年轻人喜欢的BBQ、本地美食如沙爹、鸡翅、肉干等还是使用火炭烘烤,有些卖沙煲饭的摊贩坚持使用炭炉,还原难以忘怀的古早味。

丹戎禺早年也叫炭水河,常年漂浮着炭灰,河边的黄泥路也是黑色的。一天下来但见户户炊烟,最幸福的就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品尝着劳作换来的米饭香。


(典型的火炭村晚餐,c.1950s。图片来源:NAS)

邻国马来西亚的炭窑主要供应给柔佛和出口到日本,因此本地的火炭主要来自苏门答腊的石叻班让。上世纪50年代前,由水路运来的火炭在美芝路码头卸货。美芝路填土兴建独立桥后,才改在丹戎禺靠岸。

(美芝路码头。图片来源:NAS)

随着上世纪80年代展开的清河运动,火炭的落货点数度搬迁,如今必须先在峇淡岛装箱,再运到巴西班让码头去。

对早年丹戎禺的街坊而言,炭水河冲走的是一代流金岁月。


(从前的丹戎禺码头。图片来源:NAS)

丹戎禺的小学


在丹戎禺长大的Eugenia趁着观赏喜耀文化学会的音乐会,走入德明政府中学的校园。她指出大概只有老街坊才知道的往事:原来偌大的德明校园曾经屹立着三所老学校:德儒小学(Tanjong Rhu Primary School),丹戎禺男校(Tanjong Rhu Boys’ School),丹戎禺女校(Tanjong Rhu Girls’ School)。

(现在的德明政府中学原为丹戎禺三间小学的校址)

德儒小学是一间男女混合学校,而丹戎禺男校和女校虽然有男女之别,但处于同一个校园,使用同一个草场。所谓的男女校,分野就是食堂中间的一堵小墙。

Eugenia踏入从前就读过的丹戎禺女校的校园,难免勾勒起许多过去的生活片段。丹戎禺女校和男校只有一层楼,就像一所甘榜学校,同学们可以跨窗而入,跃窗而出,展示甘榜小孩不拘小节的“野”气。同学们提早到学校戏耍,上课之余就是玩,挥霍着用之不尽的青春。

(丹戎禺女校小一同学的团体照。图片来源:Eugenia)

最值得回味的不只是玩zero point(跳绳游戏之一)、踢毽子、five stone(石子)和捉龙沟鱼的时光,校舍前一堆隆起的草丛曾经使大家十分好奇,探究泥土下的秘密。后来高年级的同学说草地下面埋着一只大猩猩,大家听了都十分惶恐,万一大猩猩爬起来怎么办,于是都绕过那个地方。

有趣的往事还多着呢!譬如女厕内有六个隔间,最后的隔间那扇门是半掩着的。相传里头躲着一个男人,因此同学们只敢使用头三个隔间。

传说就这样“代代相传”,直到校舍消失。

同学们的青春也像小鸟一样,一去不回来了。

这些1950年兴建的小学,是为了应付婴儿潮的需求。1970年代全面鼓吹的“两个就够了”(Stop at two)的小家庭政策,非但抑制了人口膨胀的危机,甚至矫枉过正,造成日后土生土长的人口不足。附近的孩子长大了,搬到新镇居住。丹戎禺的学校收生少了,三间学校合并为德儒小学。1989年德儒小学关闭,由德明政府中学的新校舍取代。


(1950年代初的丹戎禺女校,同学在玩耍追逐。图片来源:NAS)

消失的行业


1978年的新加坡街道图除了标明学校的位置外,还可看到学校附近河畔的Sampang Place Tongkang PlaceTwakow PlaceMangchoon PlaceKampong Kayu

(1978年的街道图:右下角为三间丹戎禺的小学)

Sampang(舢板),Tongkang(舯舡)和 Twakow(大䑩)都是新加坡的河面上曾经出现过的不同类型、大小各异的木船。Kampong Kayu(木柴村) 显示丹戎禺除了是火炭栈房外,也是木柴起落处。


(丹戎禺的河畔一包包的火炭。图片来源:NAS)

Mangchoon Place(万春坊)相信取名于名为万春的船名。上世纪60年代中期,在城市重建计划下,美芝路一整排小型木船制造厂,全都迁移到万春坊一带。那时候的万春坊有约20间木船厂,到了80年代只剩寥寥八、九间。如今万春坊已经在地图上消失。

这类木船厂多数属于小型家庭式作业,从事这一行的多数是师承自上一代的技艺,相信以金门人为主。80年代以前,这些短小轻便,用来捕鱼的木舟颇为吃香,订单来自本地、印尼和马来西亚。一艘船身长约十五、六尺的小舟(舢板)价格约800多元。

汎电事件


Kampong Arang Road的第11座组屋旁有一座BMW的汽车陈列室,这个地方原为本地品牌Pan-Electric(汎电)的工厂。1965年,汎电在火炭村投入生产,为丹戎禺居民提供了就业机会。

(BMW汽车陈列室原为汎电的雪柜工厂)

汎电除了打响了雪柜品牌外,也生产冷气机和电饭锅。到了1970年代,汎电的产品销售到16个国家包括澳洲、香港等地。

没想到1985年,堂堂的汎电竟然欠下4亿8千万(480 million)的债务,必须清盘。当时汎电的生产业务已经由另一家本地著名的厂商ACMA接手,汎电转型为经营海事、酒店与地产业务。

汎电企图通过以卖空股票的方式来厘清债务,但迟迟找不到其他股东以更低价脱售股票,结果东窗事发,三千多名小股东损失了他们的毕生积蓄。马华公会会长陈群川被指操纵股市,先后被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法庭定罪服刑。新加坡股票交易所因汎电事件停止交易三天,全面检讨股票交易程序。

小小火炭村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不免叫人刮目相看。


(火炭村街景。图片来源:NAS)

相关链接

Tuesday, March 14, 2017

新加坡潮州人过年(文章转载)

作者:许愫芬,新加坡国家博物馆义务中文导览员
原文“一尝潮州人年味”刊登于《联合早报·缤纷》2017年2月11日
照片由作者提供


送老爷上天


一年复始,万象更新,过农历年对华人来说是过大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记得我们住在亚答屋的村户除旧迎新,扫舍(除尘潮州话采囤choin tun)后贴门神、春联是很普遍的,一般会写的对联就是“和睦一家添百福,平安两字值千金”。另外一对留传至今的对联是500年前明朝潮洲才子林大钦吟写的对联“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

潮州人在每年十二月二十四是送 “老爷”(送诸神)上天的日子,新加坡潮州人以糯米粉蒸年糕就是送神或谢神,希望老爷吃了甜甜,年初四神落天下凡,保佑年年高升,平安健康。还有传统的潮州人经常在年节前做大鸡蛋糕或发糕,这些都在年节增添了许多乐趣。



准备特色美食


潮州的传统美食中,最令人念念不忘的是“饭桃”(红壳桃)。我的好友之姐姐许碧香女士(67岁)在联络所教导兴趣学习者做粿,传承做潮州粿的手艺。

许女士做粿皮是用粘米加水在镬里面搅动,乘热拿出来在不断的搓揉,加红色素把它揉成面团,然后取一小团用手捏出一个碗状或用棍子碾成圆平的粿皮,用来包糯米饭。最考功夫的是粿皮要搓得有韧度,包出来的馅料才不会外漏,里面的馅料糯米先下镬炒后焖熟,加入炒香的花生、虾米,香菇;爆好的油葱、青葱等。捏一个小包一样的面团,放在桃形的印模里压成形,再放在蒸笼里蒸,一个个蒸上来的饭桃像初春的桃子一样的呈粉红色。过去我们配上新年之前自家卤鸭的卤汁,我们以黑酱油加糖炒至金黄色,加入蓝姜、蒜头、八角和桂皮慢慢打卤煮出来的卤鸭真美味可口,以鸭卤煮鲜笋更是我们的最爱。

(饭桃)

过去也只有在农历新年期间才会吃 “鼠壳粿”,用鼠壳草(类似艾草植物不容易买到,现在许多人改用黑芝麻粉上色)弄成的粿皮,灰黑的颜色不怎么吸引人,加入绿豆沙做馅,咸的或甜的,再加入胡椒去寒。做红龟粿则以糯米为粿皮以甜花生碎或绿豆沙馅。

(鼠壳粿)




(红龟粿)


笋粿由白色的粿皮制成,馅料是新鲜的笋或沙葛(芒光),切成丝状,加入少许红萝卜、香菇丝同炒。然后把馅料放入碾成圆平的粿皮中,对折成半圆,用面粉粘合,在放在蒸笼里蒸。还有韭菜粿,韭菜要下油炒,用粿皮,吃起来不咬齿(粘牙)。

(笋粿与韭菜粿)


许女士也做五香,传统的馅料是一公斤五花肉加入半公斤的软肚肉切好,加入一公斤虾肉、少许红萝卜粒与一公斤的马蹄一起剁碎,加入五香粉调味、芹菜及潮州人爱吃的柴鱼(ti bo)盎然有序度包在腐皮里拿去蒸熟然后冰冻收起来,待要用到才下或沾鸡蛋清沾面包粉炸好,油镬煎炸或拿去烤箱烤热。

(五香馅料)

(五香)

除夕到十五


除夕夜要围桌共餐叫吃围炉,一般团年饭已改成吃暖炉(火锅),除夕过到到元旦几乎也夜不熄灯,称为守岁。除夕,吃完团年饭之后,长辈要给未成年的晚辈派发“压腰金”(注1)。

传统潮州人过年元旦就抢先到菲利士街的大老爷宫粤海清庙拜玄天上帝及天后圣母(妈祖),过年到十五到孖庙里(粤籍人称粤海清庙为孖庙)求平安的籍也很多。

新年称新正,见面就和对方说“新正如意”,对方会说“同同如意”。新年的第一天不能说不吉利的话,互换大吉,互送利市,向老人家拜年送“利市”说的话:“身体宽健,诸事合想”。一般上到别人家拜年到长辈家拜年要早,以前老人常说:“有心拜年初一二、无心拜年初三四”。

年初一早要吃甜汤,过午方可吃荤,早上不能喝粥(潮州人称吃糜),过去认为出远门会遇风雨。含特别意义的新年食品有“豆干”音“官”,寄寓有升官鸿运,吃蒜有钱“勸”(藏音Keng)一样,寄寓有钱可赚。吃菜头或菜头粿(白萝卜或白萝卜糕)喻好彩头,吃蚶留蚶壳寓意“合赚”( 蚶潮语ham与赚tang谐音);除夕围炉吃完的蚶壳不能丢,寄寓“蚶壳钱”,元宵节后,洗净丢在自己家园里或花圃里,蟹壳也是把它挂在石榴红花里,过去这样的农事民俗习情尤增添其地域性的色彩。

农历新年期间家家吃鱼喻年年有余,潮州人爱吃的尤其是俗称“拜正鱼”(拜年鱼)的白肚鱼,潮州人是因为它的产卵期其“膏”甜美最获老饕青睐。新年来大家寄望来年发大财,时运亨通,因此白肚鱼价格也飙升,一斤比平常时价上涨约数十元,这正是值钱的“发财鱼”。

白肚鱼也叫发财鱼

农历新年期间传统的潮州人各家各户的茶几也总要放着一盘潮州柑和槟榔(青橄榄代替槟榔),另加糖果,迎宾敬客。因潮州柑比桔大,故取名大桔,而桔与吉同音,用谐音会意法,就成了“大吉”。而槟榔和宾郎同音,含有宾客的意思,所以“槟榔大桔”谐音便成为“宾临大吉”。(注2)。

年初七是人日,潮州人家里要吃七样菜叫七样羹。一般是用大菜、芥兰、蒜菜、白菜、厚合、春菜及芹菜等七样蔬菜煮成的,配以赤糖,长辈说这样是寄寓田园不生草。

初九拜天公(玉皇大帝)是民间传承信仰的节日,总是热闹登场。

初十过转眼就到十五,元宵夜潮汕人元宵节还有传唱“百屏花灯”,以民谣口头文学的传承方式,老人小孩传唱了一百部潮州经典戏名。元宵夜还有猜灯谜活动,新加坡春到河畔的节庆活动也把这项猜灯谜民间文学传承下来。


年年难过年年过


我们期盼节日,那是对美好生活的期盼,过传统的节日原是一种家庭凝聚力的延续,没有了传统的年节就会失去在我们心中扎的传统文化的根。所谓年年难过年年过,我们的祖父母或父母亲那一辈经历的多少困境难关也熬过来了,平常克勤克俭的,因此年节也过得特别有意义。现在物资丰富如天天过新年,过年节时才穿新衣的喜悦已经式微了,上饭馆大吃大喝的反而不如吃家传菜的温馨。

牛车水的花市已不复当年,而人来人往行色匆匆的滨海花园的游人:“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注1: “压岁钱”潮人称在书信中则称为“腰金”。经济自主的晚辈则要给长辈送压岁钱(以前年尾老板分红也叫做压岁钱。

佩肚腰,实为“兜腰”,标准音的写法和读法应为“腰兜”。腰兜,旧时潮人贴身的保暖衣物,兼作钱袋和裤带,其形状很似围腰布裁去下摆,下端修圆,布料较厚,双层,留口袋。“肚腰饱”或“肚腰鼓”是有钱的代词。

注2:潮人拜年用槟榔待客历史悠久,府县志都有所记载。明万历《普宁县志》云:“元旦……相拜亦各备槟榔蒌叶,以供茶具。”清乾隆《潮州府志》说:“不设槟榔,便称简慢”。后又因潮汕盛产橄榄,它与槟榔无论形状还是味感都十分相似,潮人便用橄榄代替槟榔。

参考资料
叶春生,林伦伦主编,《潮汕民俗大典》,广东省出版集团,广东省人民出版社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