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05, 2017

友爱长存

心 / 曾历经百般沧桑变迁 / 曾历百般的起跌 /想起许多事,想起许多人 / 甜和酸
心 / 犹幸有心风中并肩 / 犹幸有心的感觉 / 涌起许多梦 / 涌起许多情和明天
一分一刻一天一生消失似烟 / 一悲一欢一一与你日夕怀念
一丝一些一一铭记日月圆缺 / 但旧梦永不改变
双惜双知双思双忆将心永牵 / 双关双依双双与你共历磨练
双牵双亲双双以爱觅梦和暖 / 友爱永远都不变
不枯不衰不休不息干心永牵 / 双关双依双双与你共历磨练
不分不舍深深切切用热和爱 / 共与你以心相见 / 情永存无限远

收看“2017香港回归20周年晚会”,林子祥、叶倩文合唱《友爱长存》,浩荡之气使我想起新加坡欣欣向荣的1980年代。那时通过香港电影与歌曲认识了他们俩,林子祥最叫我回味的是《投奔怒海》的日本左派记者芥川汐见的造型,帮助难民上船的时候,警察发出的子弹击中油桶,正义记者被活活烧死。叶倩文在《上海之夜》与《刀马旦》中的痴情大姐造型,亦可视为经典。

经典的回忆中,他们已经跨越了两个世纪四个年代。


(友爱长存。图片来源:Mojim.com)


新港双城


香港和新加坡两个岛国,一路来都上演着财经双城记。不过在文化表现上,港片电视剧进军新加坡多年,香港流行乐曲同样风行本地,恍如一代天骄。

两地同样成为英国殖民地百多年。

1819年,英国东印度公司雇员莱佛士从英国人临时扶植的苏丹胡先和天猛公阿都拉曼手上智取新加坡,为数年后的驻扎官哥罗福铺路,买下新加坡。1867年东印度公司收盘,新加坡成为英国直辖殖民地。开埠140年后,新加坡取得自治权,步向独立。

香港及诸岛落入英国人手中,则是拜三场战事所赐: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国清朝签订《南京条约》,将香港割让给英国;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国清朝签订《北京条约》,将九龙割让;1894年甲午战争,中国海军被日本的巡洋舰(英国制造)全面击垮,隔年签订《马关条约》,其他“大国”亦纷纷提出租地要求。1898年中国清朝跟英国签订了《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同意把香港、九龙、新界以及周边两百多个岛屿租借予英国,为期99年。

二战结束后,蒋经国认为英国通过暴力霸占香港,不承认清朝签订的不平等条约,随时准备收回香港。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国内的局势不稳定,延至1980年代才和英国商讨香港回归。1984年由赵紫阳和撒切尔夫人签署联合声明,宣布1997年7月1日将香港交还给中国。声明阐述了中国政府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保证香港的管制方针五十年不变。

从1842年的《南京条约》至1997年香港回归,英国人统治了香港155年,比新加坡还要长。


美丽与哀愁


香港回归20周年晚会举行之际,新加坡正在上演李氏家族的家庭剧,以已故前总理李光耀遗产为主轴,家庭妯娌间的长年积怨,弟妹的滥权指责,内阁介入增加了悬疑性,政府向公务员发出调查问卷,家务事变成国家大事,剪不断理还乱的划时代创作,为报贩带来额外收入,互联网、面书的新资讯与评论叫人目不暇给。

被卷入这场纠纷的李显龙总理,跟《友爱长存》的林子祥、叶倩文差不多同时期出道,在新加坡的权力中心经历了三十多载寒暑。不同的是一对是外人眼中的恩爱夫妻,一位是夹在公私之间的灰色地带,在国家和李氏家族担任老大角色的领头羊。

那个做老大的,不希望看到友爱长存的局面?只不过从李氏家族成员多年来的沟通方式,都通过电邮留下白纸黑字(black and white),为日后对质留下伏笔,可以推测到多年来不可能友爱长存。白布沾上了污点,无论如何勤拂拭都挥之不去。即使有一天能够放下心结,也不过是原谅,污点依旧常在。

国会只是为总理与内阁提供自圆其说,以人格担保的平台,当事人不在场,真理不可能越辩越明。综观7月3日与4日两个下午的所谓的“国会辩论”,连日来茶余饭后所留下的连串问号依旧是没有答案的问号:
1. 总理认为父亲的遗嘱有问题,为什么不走法律途径,却通过设立内阁委员会来处理?
2. 如果内阁委员会并非处理遗嘱问题,为何对遗嘱的合法性寻根究底?内阁委员会审理遗嘱事宜是适当的做法吗? 
3. 为什么总理要李显扬以1.5倍的市价(房产的市价(1倍) + 市价的一半(0.5倍)捐献给慈善组织)买下欧思礼路38号房产(李光耀赠送给李显龙的遗产),过后却成立内阁委员会来研究如何处理这间屋子?如果有此打算,进行交易时是否应该让对方知道?这是公平交易吗?
4. 如果内阁委员会是为了审核欧思礼路38号的去留或半去半留等可能性,为何介入调查私人遗嘱而不是专注于屋子的文史价值?为何这间屋子的去留不是根据国家法律,而是根据遗嘱上说的住到李玮玲百年归老?
5. 文物局属下的国家古迹保存局的存在意义?它无法有效地审核李光耀故居的文史价值吗?
6. 总理的弟妹明目张胆,多次以滥权、谎言等来公开针对他,似乎要置总理于死地。根据李氏家族和新加坡政府的作风,这么严重的诽谤,绝对必须在法庭上还我清白。总理以血浓于水,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与弟妹和解为由而拒绝采取法律途径。
作为家族的老大,总理用心良苦的“私心”是可以理解的,不上法庭还有期待化解恩怨的一天,上了法庭就等于割席分坐,没有亲戚可做了。鸡肋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是,既然私人遗产已经提升到国会,也就是国家大事了,为了顾全家族而牺牲国家名誉的做法算是包容还是包庇?算不算“一国两制”?
7. 假设血浓于水的亲情考量可以成立,日后政府是否重新调控法理情的天枰,同样以血浓于水为准则,对支撑整个国家命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国民以四海之内皆兄弟见称,动之以情,友爱长存,别动不动就告到他们倾家荡产?

亚洲价值观,儒学


上世纪80年代,也就是林子祥叶倩文出道,李显龙意气风发,步入政坛的年代,时任总理李光耀认为新加坡已经进步到一个成熟,生机勃勃,秉持正确社会价值观治国的地方,争取成为“亚洲价值观”的领导,并以自己的模范家庭为豪。过后,新加坡打造了一套“儒家治国”的公共政策,为多年来中国官员前来考察学习之路铺下契机。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们看到了四名总统奖学金得主(李显龙(1970),何晶(1972),李玮玲(1973),李显扬(1976))的家族原来是在父亲的压力下粉饰太平,精英主义的伦理价值观正面对着严峻的考验。

跟香港朋友提起,眨眼间香港已经回归两个十年,一国两制已经实行了二十年。他们倒是轻描淡写的“香港还是老样子”。“老样子”语带玄机,指的可能是一国两制的诺言兑现了,也可能是这些年来并没有什么进展变化,香港没变得更糟,也没变得更好,生活如常。

他们倒是颇关心李氏家族事件对今后的新加坡社会带来什么冲击?是否为民间松绑,或是“新加坡还是老样子”?

世事无绝对,人性无完美,爱恨交织着人的一生,这是事实。只是我们的社会经常被优美的交响乐所掩饰了,使到一些人自以为新加坡高人一等,洋洋自得。今后我们批评别的国家,耻笑他人的时候,不妨先照照镜子。

我的愿望:上述第7点,友爱长存。


(借港风为新加坡祈福:友爱长存。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相关链接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不知不觉间20年,无限感慨!世局的变幻难以想象呀!
70年代,中南半岛上的华人被逼投奔怒海,能够着陸或被救起的最后都得到西方国家的收留。
80至90年代,港台的许多有势有识之士纷纷顺利的移民到西方国家。
今天21世紀,各国对中东与非洲的“船民”敬而远之。
听说如今有意移民的港台人士更多了,但何處是新家呢?
'一国两制'可能50年不变,但我肯定相信'槍杆子𥚃出政权'永不会变!

Anonymous said...

天下久分必合,久合必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何尝不是如此?
由林子祥与叶倩文这对怨家歌颂'友爱长存',这难道不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友爱能长存,你信了吗?反正,我打死不信!

....... said...

友爱长存可能对某些人是如此,希望。

Anonymous said...

我的意思是:'林子祥与叶倩文'式的"友爱长存”是'游戏人间,自欺欺人”。表演让大众观赏吧了。
将之当真则大可不必!永远记得,古人有训:戯子无情。
人与人之间是有真情的,它包括友情,亲情和爱情等,但娱乐圈内游戏人间经不起任何考验的假情假义,
还是适可浅尝即止,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