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08, 2011

别让城市太拥挤

配合2011年5月15日淡然落幕的双年展(Singapore Biennale),国家博物馆的圆形大厅入住了一个用传统植物素材藤与竹创作的立体模型“Compound”。跟一位在博物馆工作的朋友倚在二楼的栏杆旁,俯视着这个利用模块方式叠合成的艺术品,朋友说现代艺术徘徊于抽象与具体之间,很难欣赏,艺术家似乎尝试为城市定位,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朋友欣赏艺术的角度不同,他喜欢水墨画和希腊雕刻所散发的灵气。人间境界真善美,科学追求真,宗教追求善,艺术则追求美,现代艺术如果真有美感,似乎美得太笼统,难以捉摸。博物馆华文义工惠萱曾经给我们上了一堂非正式的美术课,最近参观双年展后对我说,以前我们学的是美术,现在所学的不叫美术,美术已经转型称为“艺术”。

的确,现代艺术,所捕捉的不是永恒的美感,而是时空转换的过程,在乾坤大挪移中提供想象的三维空间。我们观赏着同样的创作,体会可以完全不一样,这就是艺术的魅力;如果点得太明,反而失去心灵的震撼。就好象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的微笑”,梨涡浅笑中带着些许暧昧,多年来人们还在解读着微笑的含义,乐趣融融。

(张大千:写意荷花。传统水墨画的意境在于淡中出真味,常里出英奇。)

(达芬奇的油画:蒙娜丽莎的微笑,暧昧。)

当我们多花点时间,慢慢细嚼双年展艺术品,可以感受到现代艺术家通过充满时代感的表现手法,对日新月异、快速发展的城市提出反馈。现代艺术的呈现手法已不局限于平面绘画或立体雕刻,而是有声有色,味道则由访客去发掘。

Compound是柬埔寨艺术家Sopheap Pich 的作品。Sopheap Pich于1971年在柬埔寨出生,目前在金边定居。他在美国芝加哥与法国巴黎学艺术,回到柬埔寨从事绘画工作,后来自我转型,使用当地农村的现成材料如藤、竹及麻布,从事立体艺术创作。Compound使用简单的模块方式,叠造出大型的城市结构。

(柬埔寨现代艺术家Sopheap Pich,以藤、竹与麻布等当地农村现成材料创作。2011)

Sopheap Pich表示,Compound的灵感来自快速的城市发展及发展过程对环境所造成的影响:“纵观历史,建造与拆除是一个永无休止的循环。我们是否能够只有建造而没有拆除?”

如朋友所说,现代艺术需要解读,而艺术家本身也未必能够贴切地解读艺术的含义,只能笼统地介绍创作动机。在朋友眼中,Compound只不过是我们童年时司空见惯的鸡笼、鸽子笼和猪笼的集成品。

Compound,堆砌的城市.2011)

朋友的另一类解读方式其实给我不少灵感。在我眼中,Compound所表达的是一个拥挤的城市,在这个寸步难移的现代空间,人的生活素质正开着时代的倒车,跟当年被困在笼子里的家禽其实没有两样。当人们为家禽请命,禁止虐待动物时,可曾尝试换个位置来看看自己。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把我们从尘市间抽离出来眺望,我们是不是也像笼中鸟,受困在拥挤的城市中,付出昂贵的价格,却牺牲人性的尊严?城市是否真的让生活更美好?(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的主题)。

(城市太拥挤,我们人也是家禽野鸽,付出昂贵的价格,却买不回生活的尊严。2011)

在有限的土地上,sky is the limit,城市只有往上发展的空间;在发展的过程中,个人的“安全空间”其实很狭隘,甚至不受尊重的。 Compound的每一个模块都是透光的,城市中人不是光明正大的被监视着,便是在偷窥与被偷窥间生活,没有隐私可言。

如猪笼的模块竖立起来,围绕着城市,像宗教建筑,但更像导弹。发展拥挤的城市的过程是否也是逐步自我毁灭的过程,现在种下的因,是后人所必须承受的果?

而城市也是金钱价值的欲望追求,城市的土地与空间都可以通过金钱来衡量,我们乐于被锁在有限的半空中,妄想着土地给我们带来一生追求的财富。

生活在新加坡这个城市,我们没有躲避的选择。新加坡没有生活费较低廉的乡村,厌倦城市生活后可以避世,在浓郁的乡土气息中寻找自己,整装待发。我们受困在城市之中。
你以为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