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0, 2011

洪门弟兄(7 of 7)- 传说

1914年柔佛并入英殖民辅政的“马来属邦”,1917年废除港主制度,1919年义兴公司被令解散。经过六十多年风雨沧桑岁月后,椒蜜王国就此解体淹没。随着柔佛州椒蜜业停止生产后,那些开发出来的土地都纷纷改种树胶。开荒的华人劳工,仍然继续在蕉风椰雨中奋斗着,奠定农产繁荣的基础。


(入党宣誓:自入洪门之后,必要顺天行道...自入洪门之后,必要尊老爱幼....)

新山华社流传的“一山一庙一校”,是义兴公司这个传奇性组织的的统合格局。柔佛义兴公司虽以潮州人为主,但由于其“独尊”地位,其它籍贯人士亦加入该组织,使它成为一个跨方言群的本土化民间组织。

(义兴公司收据)

义兴公司领导新山华社期间,当地的华人神庙、公冢及学堂,没有明显的分帮立派的色彩,新山“五帮”(潮州、福建、客家、广肇和海南)协调分配,共同供奉柔佛古庙的五尊神祇,共同使用中华义山,共同扶持宽柔学校的发展。1922年成立的柔佛华侨公所,以及在战后成立的新山区中华公会都秉持着当年的义兴传统。

中华义山是当地最古老的华人坟山,从山脚下拾级而上,不出百米即可见明墓。明墓并非明朝之墓,墓中埋葬的也不是先人遗骨,而是义兴公司的账本和108位先烈的神主牌。当年柔佛义兴公司被令停止活动后,1921年建立明墓以纪念这些早期反清复明的义士,包括“候明义士” 陈开顺, “奉天合之一道,一片丹心,反清复明,以顺天意之同流。”


(中华义山,明墓)

义兴在解散时将公司所存的余款二万元(约为当时四个港区全年的收入)尽数捐献给1913年创办的宽柔学校,绿水青山度绵长,对宽柔的发展影响至深。宽柔学校发展至今,已有宽柔五所小学、宽中二校与南方学院,学生约二万人。从无到有,再延伸至大专之道,宽柔走过百年路。而新山中华公会和宽柔诸董事至今仍然每年春秋两祭“明墓”,以纪念当年义兴公司对华文教育的贡献。

(宽柔学校)

如果说中华义山代表过去,宽柔学校代表未来,那么柔佛古庙则是衔接过去与未来、神界与尘世的媒介。古庙何时建立已不可考,根据庙内刻着同治乙亥年的洪钟,可能在1865年或更早。古庙于1870年由当时新山义兴公司领导人陈旭年兴修扩建,取名柔佛古庙。柔佛古庙同时供奉元天上帝、感天大帝、洪仙大帝、华光大帝和赵大元帅五位主神,由五帮分配奉祀,体现了“五帮共和”的思想。


(柔佛古庙,2010年与1950年)

据说古庙游神的风俗也从那时开始。 每年农历正月二十,古庙里的五位主神由信众请至中华义山下的行宫。正月二十一傍晚,五神乘坐的轿子次第出宫,一直持续到凌晨,在正月二十二由信众护驾回庙。对于新山人来说,或许那才是为春节所画上的最完美的句号。

(古庙内的洪钟,同治乙亥年是1865年)

(华光大帝是古庙供奉的五位主神之一)

(1960年代,柔佛古庙游神,警察还穿着短裤)

(柔佛古庙游神,2009)

柔佛就在新加坡兀兰对岸,隔着一道只有一公里的新柔长堤。传说中最美的距离是两岸,因为有两岸,我们能够两望烟水里,逐步挖掘出一篇篇摄人心房的古老传说,衔接出先人离乡背井、垦荒求存的动人故事。在这段凭着业余嗜好,搜索新马两地洪门事迹,尝试把点点滴滴串联成合理的“剧情”的时刻,发觉原来禅心未死,还有深深感动,甚至偷偷流泪的时候。我们和那个年代的“他们”,其实也隔着一条河,我们和“他们”,也正站在桥的两岸。

《两岸》—小曼

因为两岸/才有相望的眼/才有相待的心/才有相思的梦
因为两岸/才有相逢的激情/才有相送的无奈/才有回忆的倒影
因为两岸/心和心之间/恒有一座不坠的桥/
传说中最美的距离是两岸/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