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1, 2017

土生华人的传统新年(文章转载)

作者:谢丽平,新加坡国家博物馆义务中文导览员
原文“土生华人的传统新年”刊登于《联合早报·缤纷》2017年2月18日
图片由作者提供



冬至牵动过年气氛


在土生华人传统家庭,最先带动过年气氛的是“冬至”日的“过冬吃汤圆”。接着是牵动一家大小的“年终大扫除”,由于今年鸡年元旦和阳历的新年及圣诞节只差了一个月,所以心理上觉得新年来得太快,也就特别忙了。腊月(农历十二月)廿四要“送灶君”,也就是所谓的“小过年”,而在这前后家里就开始烘焙各种各样的糕点,和准备过年的食品了。

同事宝晶每年在农历新年前后一定拿好多天年假,说是要帮妈妈准备过年,今年当然也不例外。宝晶的中文不太灵光,但是国语(马来语)和英文却是顶呱呱,原来她来自“土生华人”后裔家庭。年关已近,乘着午餐饭局,我们请她分享本地的土生华人怎样过农历新年,长长知识。

宝晶说她的外婆现在住在槟城,生于传统的土生华人家庭,早年曾去过槟城在婆婆家过年,记得当时各种过年习俗、仪式、繁文锁节和避忌非常的多,整个农历新年闹哄哄了整大半个月,一直到元宵才算告一个段落。在新加坡过年就简单很多了,尤其自从家里有些成员有了自己的宗教信仰后,妈妈爸爸也采取折中的态度,主要传承过年的习俗文化意义,其他祭祀的和不太合时宜的仪式就不特意去遵行了。

(槟城抛柑橘庆元宵)

除夕夜的团圆饭是重点


除夕夜的团圆饭是重点,开饭前要先祭祖,宝晶说爸妈现在已没有点香烧冥纸了。团圆饭一般上是“围炉”火锅,因为容易准备又气氛好;过去妈妈还有煮各种娘惹美食,也乘机晒一下那些美丽的瓷器餐具,不过近年因为没人帮忙,应付不来了。初一初二都是忙拜年,初四“迎灶君”,初五“接财神”,初八晚上“拜天公”后就等到“chop-goh-meh十五夜”(元宵)的晚餐和夜游,整个新春的庆祝才算告一段落了。

(吃团圆饭的长桌。摄于土生文化博物馆)

(土生华人团圆饭-美味佳肴和漂亮的瓷器)

过年的仪式和避忌


土生华族过年的仪式避忌非常多。例如过年要把屋子打扫整理干净,不然财神不进门;窗帘一定要换洗净的,大门挂红彩布等。吃过团圆饭后要“香浴”守岁,守得越迟,长辈的福气越多,孩子口袋要有“压岁钱”伴眠。初一向长辈拜年讨“利士”(红包)时女生要蹲跪,男生要全跪。还有“初一不扫(地),初二不倒(垃圾)”等等。在槟城的元宵,还有在柑橘写上祈福贺语后,抛入大河或海里的习俗呢!

有趣的是,宝晶和我们分享时,节日或者仪式的名称都是福建话的,而糕点的名字则多数是马来语的,这种综合折中式的文化,就是“土生族群”文化的一大特色了。


土生族群和庆祝的节日



“土生族群”(Peranakan)不是一个单一文化的群体。基本上它包括了印度穆斯林与马来土著的后裔“土生爪威族” (Jawi Peranakan), 兴都商人与马来土著的后裔“土生齐迪族” (Chitty Peranakan) 以及我们比较熟悉的 “土生华族” 也就是“峇峇和娘惹”了;还有人数比较少的“秦娘族”(Tsainoy),他们是华人,菲律宾或西班牙人联婚的后代。一般上峇峇和娘惹也通指其他土生族群的男士和女士,但是由于他们所属的族群有别,所以他们的文化,传统和习俗都是不同的。

根据新加坡土生文化博物馆刊物 (The Peranakan),在本地的土生族群除了庆祝政府定下的十一个公共假日,以及与华人过年有关的传统迎神纳福的节日外,他们一般上也会庆祝神诞如大伯公、九皇爷、观音诞、清明、复活节、端午、中秋节、万圣节等等,而各不同族群会根据他们自己的文化背景,选择他们对应的节日和庆祝方式进行,生活丰富多姿多彩。


宝晶家过年庆祝仪式的演进
节日
槟城外婆家
现在新加坡家
冬节
冬至前一天祭祖,冬至日自搓、吃汤圆
当天煮吃超市买的汤圆
大扫除
元旦前一个月内择日大扫除,用竹叶扫屋除旧,年晚挂春联。
“有扫无除”,除夕挂贴新年装饰
除夕夜
点香拜土地,告请翌日祖先入门。摆设糕饼、茶点、烟酒、糖果瓜子盆等供奉祖先,“围炉”团圆饭,守岁。
“围炉”吃团圆饭,饭后摆设糖果盘。爸妈合掌敬拜上天。
年初一
子时一过,择时拜天公诸神,迎祖先。早上穿新衣新鞋向长辈一一拜年。
守岁到十二点点跨年倒数,初一早上拜年。
年初四
祭祀迎灶君
上班了!
年初五
祭祀接财神
没特别庆祝活动
年初八
晚上拜天公
陪爸妈到庙宇点香
正月十五
团圆饭庆元宵,庙会赏花灯,抛柑橘
团圆饭

(参考资料:The Peranakan January-March 2006)

土生华人过年的主要糕点


食材以椰子,鸡蛋,面粉、米粉、糯米,红糖等为主,还要用各种不同的器具制作。

Kueh Bangkit – 椰香饼:西谷米粉、椰浆、班兰叶汁烘焙而成,入口即溶小饼。

Kueh Kapit - 香脆蛋卷:椰汁面粉蛋浆倒模,炭焙熟后趁热卷成小筒型,或折成扇型。 

(Kueh Kapit 香脆蛋卷)

Kueh Bolu – 鸡蛋糕:红糖面粉鸡蛋放入铜模,烘焙成糕。

(Kueh Bolu 鸡蛋糕)

Tat Nanas - 黄梨挞: 黄梨丝糖浆慢煮成馅制成的小饼,“旺来”是黄梨的福建话的谐音。


(Tat Nanas - 黄梨挞)


Kueh Bakol - 年糕: 糯米浆红糖放在香蕉叶做成的模,慢火蒸煮,非常考究火候和时间。

Huat Kueh – 椰香鸡蛋发糕:要蒸成“自然大发”,取其好意头。 

(Huat Kueh – 椰蛋香发糕)

Kueh Wajek – 马来糯米糕:糯米红糖巧制,有如蜂窝的“松糕” 。


(Kueh Wajek – 马来糯米糕)


Kueh dodol – 马来椰香糕:主要是由甘蔗石蜜和米粉制成的甜香韧糕。 

(Kueh dodol – 马来椰香糕)

Ondeh-Ondeh – 椰丝椰糖流沙球:糯米班兰叶汁番薯粉为外皮,椰糖流沙,成球型后再占椰丝,也俗称“番薯蛋”。 

(Ondeh-Ondeh – 椰丝椰糖流沙球)

Agar Agar – 燕菜糕:燕菜班兰叶椰浆加糖煮成的甜品。

(Agar Agar – 燕菜糕)

相关链接

Friday, March 17, 2017

丹戎禺的“火炭村” Kampong Arang, Tanjong Rhu

火炭村


乘着车子进入古老的丹戎禺组屋区,必须经过Kampong Arang RoadArang就是火炭的意思,显然这里曾是个跟火炭有关联的“火炭村”。

火炭曾经长驻寻常百姓家,是家家户户不可或缺的必需品,直到国人陆续搬入政府组屋,才被方便洁净的煤气和微波炉取代,如今好些家庭已经使用电磁炉。不过,年轻人喜欢的BBQ、本地美食如沙爹、鸡翅、肉干等还是使用火炭烘烤,有些卖沙煲饭的摊贩坚持使用炭炉,还原难以忘怀的古早味。

丹戎禺早年也叫炭水河,常年漂浮着炭灰,河边的黄泥路也是黑色的。一天下来但见户户炊烟,最幸福的就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品尝着劳作换来的米饭香。


(典型的火炭村晚餐,c.1950s。图片来源:NAS)

邻国马来西亚的炭窑主要供应给柔佛和出口到日本,因此本地的火炭主要来自苏门答腊的石叻班让。上世纪50年代前,由水路运来的火炭在美芝路码头卸货。美芝路填土兴建独立桥后,才改在丹戎禺靠岸。

(美芝路码头。图片来源:NAS)

随着上世纪80年代展开的清河运动,火炭的落货点数度搬迁,如今必须先在峇淡岛装箱,再运到巴西班让码头去。

对早年丹戎禺的街坊而言,炭水河冲走的是一代流金岁月。


(从前的丹戎禺码头。图片来源:NAS)

丹戎禺的小学


在丹戎禺长大的Eugenia趁着观赏喜耀文化学会的音乐会,走入德明政府中学的校园。她指出大概只有老街坊才知道的往事:原来偌大的德明校园曾经屹立着三所老学校:德儒小学(Tanjong Rhu Primary School),丹戎禺男校(Tanjong Rhu Boys’ School),丹戎禺女校(Tanjong Rhu Girls’ School)。

(现在的德明政府中学原为丹戎禺三间小学的校址)

德儒小学是一间男女混合学校,而丹戎禺男校和女校虽然有男女之别,但处于同一个校园,使用同一个草场。所谓的男女校,分野就是食堂中间的一堵小墙。

Eugenia踏入从前就读过的丹戎禺女校的校园,难免勾勒起许多过去的生活片段。丹戎禺女校和男校只有一层楼,就像一所甘榜学校,同学们可以跨窗而入,跃窗而出,展示甘榜小孩不拘小节的“野”气。同学们提早到学校戏耍,上课之余就是玩,挥霍着用之不尽的青春。

(丹戎禺女校小一同学的团体照。图片来源:Eugenia)

最值得回味的不只是玩zero point(跳绳游戏之一)、踢毽子、five stone(石子)和捉龙沟鱼的时光,校舍前一堆隆起的草丛曾经使大家十分好奇,探究泥土下的秘密。后来高年级的同学说草地下面埋着一只大猩猩,大家听了都十分惶恐,万一大猩猩爬起来怎么办,于是都绕过那个地方。

有趣的往事还多着呢!譬如女厕内有六个隔间,最后的隔间那扇门是半掩着的。相传里头躲着一个男人,因此同学们只敢使用头三个隔间。

传说就这样“代代相传”,直到校舍消失。

同学们的青春也像小鸟一样,一去不回来了。

这些1950年兴建的小学,是为了应付婴儿潮的需求。1970年代全面鼓吹的“两个就够了”(Stop at two)的小家庭政策,非但抑制了人口膨胀的危机,甚至矫枉过正,造成日后土生土长的人口不足。附近的孩子长大了,搬到新镇居住。丹戎禺的学校收生少了,三间学校合并为德儒小学。1989年德儒小学关闭,由德明政府中学的新校舍取代。


(1950年代初的丹戎禺女校,同学在玩耍追逐。图片来源:NAS)

消失的行业


1978年的新加坡街道图除了标明学校的位置外,还可看到学校附近河畔的Sampang Place Tongkang PlaceTwakow PlaceMangchoon PlaceKampong Kayu

(1978年的街道图:右下角为三间丹戎禺的小学)

Sampang(舢板),Tongkang(舯舡)和 Twakow(大䑩)都是新加坡的河面上曾经出现过的不同类型、大小各异的木船。Kampong Kayu(木柴村) 显示丹戎禺除了是火炭栈房外,也是木柴起落处。


(丹戎禺的河畔一包包的火炭。图片来源:NAS)

Mangchoon Place(万春坊)相信取名于名为万春的船名。上世纪60年代中期,在城市重建计划下,美芝路一整排小型木船制造厂,全都迁移到万春坊一带。那时候的万春坊有约20间木船厂,到了80年代只剩寥寥八、九间。如今万春坊已经在地图上消失。

这类木船厂多数属于小型家庭式作业,从事这一行的多数是师承自上一代的技艺,相信以金门人为主。80年代以前,这些短小轻便,用来捕鱼的木舟颇为吃香,订单来自本地、印尼和马来西亚。一艘船身长约十五、六尺的小舟(舢板)价格约800多元。

汎电事件


Kampong Arang Road的第11座组屋旁有一座BMW的汽车陈列室,这个地方原为本地品牌Pan-Electric(汎电)的工厂。1965年,汎电在火炭村投入生产,为丹戎禺居民提供了就业机会。

(BMW汽车陈列室原为汎电的雪柜工厂)

汎电除了打响了雪柜品牌外,也生产冷气机和电饭锅。到了1970年代,汎电的产品销售到16个国家包括澳洲、香港等地。

没想到1985年,堂堂的汎电竟然欠下4亿8千万(480 million)的债务,必须清盘。当时汎电的生产业务已经由另一家本地著名的厂商ACMA接手,汎电转型为经营海事、酒店与地产业务。

汎电企图通过以卖空股票的方式来厘清债务,但迟迟找不到其他股东以更低价脱售股票,结果东窗事发,三千多名小股东损失了他们的毕生积蓄。马华公会会长陈群川被指操纵股市,先后被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法庭定罪服刑。新加坡股票交易所因汎电事件停止交易三天,全面检讨股票交易程序。

小小火炭村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不免叫人刮目相看。


(火炭村街景。图片来源:NAS)

相关链接

Tuesday, March 14, 2017

新加坡潮州人过年(文章转载)

作者:许愫芬,新加坡国家博物馆义务中文导览员
原文“一尝潮州人年味”刊登于《联合早报·缤纷》2017年2月11日
照片由作者提供


送老爷上天


一年复始,万象更新,过农历年对华人来说是过大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记得我们住在亚答屋的村户除旧迎新,扫舍(除尘潮州话采囤choin tun)后贴门神、春联是很普遍的,一般会写的对联就是“和睦一家添百福,平安两字值千金”。另外一对留传至今的对联是500年前明朝潮洲才子林大钦吟写的对联“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

潮州人在每年十二月二十四是送 “老爷”(送诸神)上天的日子,新加坡潮州人以糯米粉蒸年糕就是送神或谢神,希望老爷吃了甜甜,年初四神落天下凡,保佑年年高升,平安健康。还有传统的潮州人经常在年节前做大鸡蛋糕或发糕,这些都在年节增添了许多乐趣。



准备特色美食


潮州的传统美食中,最令人念念不忘的是“饭桃”(红壳桃)。我的好友之姐姐许碧香女士(67岁)在联络所教导兴趣学习者做粿,传承做潮州粿的手艺。

许女士做粿皮是用粘米加水在镬里面搅动,乘热拿出来在不断的搓揉,加红色素把它揉成面团,然后取一小团用手捏出一个碗状或用棍子碾成圆平的粿皮,用来包糯米饭。最考功夫的是粿皮要搓得有韧度,包出来的馅料才不会外漏,里面的馅料糯米先下镬炒后焖熟,加入炒香的花生、虾米,香菇;爆好的油葱、青葱等。捏一个小包一样的面团,放在桃形的印模里压成形,再放在蒸笼里蒸,一个个蒸上来的饭桃像初春的桃子一样的呈粉红色。过去我们配上新年之前自家卤鸭的卤汁,我们以黑酱油加糖炒至金黄色,加入蓝姜、蒜头、八角和桂皮慢慢打卤煮出来的卤鸭真美味可口,以鸭卤煮鲜笋更是我们的最爱。

(饭桃)

过去也只有在农历新年期间才会吃 “鼠壳粿”,用鼠壳草(类似艾草植物不容易买到,现在许多人改用黑芝麻粉上色)弄成的粿皮,灰黑的颜色不怎么吸引人,加入绿豆沙做馅,咸的或甜的,再加入胡椒去寒。做红龟粿则以糯米为粿皮以甜花生碎或绿豆沙馅。

(鼠壳粿)




(红龟粿)


笋粿由白色的粿皮制成,馅料是新鲜的笋或沙葛(芒光),切成丝状,加入少许红萝卜、香菇丝同炒。然后把馅料放入碾成圆平的粿皮中,对折成半圆,用面粉粘合,在放在蒸笼里蒸。还有韭菜粿,韭菜要下油炒,用粿皮,吃起来不咬齿(粘牙)。

(笋粿与韭菜粿)


许女士也做五香,传统的馅料是一公斤五花肉加入半公斤的软肚肉切好,加入一公斤虾肉、少许红萝卜粒与一公斤的马蹄一起剁碎,加入五香粉调味、芹菜及潮州人爱吃的柴鱼(ti bo)盎然有序度包在腐皮里拿去蒸熟然后冰冻收起来,待要用到才下或沾鸡蛋清沾面包粉炸好,油镬煎炸或拿去烤箱烤热。

(五香馅料)

(五香)

除夕到十五


除夕夜要围桌共餐叫吃围炉,一般团年饭已改成吃暖炉(火锅),除夕过到到元旦几乎也夜不熄灯,称为守岁。除夕,吃完团年饭之后,长辈要给未成年的晚辈派发“压腰金”(注1)。

传统潮州人过年元旦就抢先到菲利士街的大老爷宫粤海清庙拜玄天上帝及天后圣母(妈祖),过年到十五到孖庙里(粤籍人称粤海清庙为孖庙)求平安的籍也很多。

新年称新正,见面就和对方说“新正如意”,对方会说“同同如意”。新年的第一天不能说不吉利的话,互换大吉,互送利市,向老人家拜年送“利市”说的话:“身体宽健,诸事合想”。一般上到别人家拜年到长辈家拜年要早,以前老人常说:“有心拜年初一二、无心拜年初三四”。

年初一早要吃甜汤,过午方可吃荤,早上不能喝粥(潮州人称吃糜),过去认为出远门会遇风雨。含特别意义的新年食品有“豆干”音“官”,寄寓有升官鸿运,吃蒜有钱“勸”(藏音Keng)一样,寄寓有钱可赚。吃菜头或菜头粿(白萝卜或白萝卜糕)喻好彩头,吃蚶留蚶壳寓意“合赚”( 蚶潮语ham与赚tang谐音);除夕围炉吃完的蚶壳不能丢,寄寓“蚶壳钱”,元宵节后,洗净丢在自己家园里或花圃里,蟹壳也是把它挂在石榴红花里,过去这样的农事民俗习情尤增添其地域性的色彩。

农历新年期间家家吃鱼喻年年有余,潮州人爱吃的尤其是俗称“拜正鱼”(拜年鱼)的白肚鱼,潮州人是因为它的产卵期其“膏”甜美最获老饕青睐。新年来大家寄望来年发大财,时运亨通,因此白肚鱼价格也飙升,一斤比平常时价上涨约数十元,这正是值钱的“发财鱼”。

白肚鱼也叫发财鱼

农历新年期间传统的潮州人各家各户的茶几也总要放着一盘潮州柑和槟榔(青橄榄代替槟榔),另加糖果,迎宾敬客。因潮州柑比桔大,故取名大桔,而桔与吉同音,用谐音会意法,就成了“大吉”。而槟榔和宾郎同音,含有宾客的意思,所以“槟榔大桔”谐音便成为“宾临大吉”。(注2)。

年初七是人日,潮州人家里要吃七样菜叫七样羹。一般是用大菜、芥兰、蒜菜、白菜、厚合、春菜及芹菜等七样蔬菜煮成的,配以赤糖,长辈说这样是寄寓田园不生草。

初九拜天公(玉皇大帝)是民间传承信仰的节日,总是热闹登场。

初十过转眼就到十五,元宵夜潮汕人元宵节还有传唱“百屏花灯”,以民谣口头文学的传承方式,老人小孩传唱了一百部潮州经典戏名。元宵夜还有猜灯谜活动,新加坡春到河畔的节庆活动也把这项猜灯谜民间文学传承下来。


年年难过年年过


我们期盼节日,那是对美好生活的期盼,过传统的节日原是一种家庭凝聚力的延续,没有了传统的年节就会失去在我们心中扎的传统文化的根。所谓年年难过年年过,我们的祖父母或父母亲那一辈经历的多少困境难关也熬过来了,平常克勤克俭的,因此年节也过得特别有意义。现在物资丰富如天天过新年,过年节时才穿新衣的喜悦已经式微了,上饭馆大吃大喝的反而不如吃家传菜的温馨。

牛车水的花市已不复当年,而人来人往行色匆匆的滨海花园的游人:“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注1: “压岁钱”潮人称在书信中则称为“腰金”。经济自主的晚辈则要给长辈送压岁钱(以前年尾老板分红也叫做压岁钱。

佩肚腰,实为“兜腰”,标准音的写法和读法应为“腰兜”。腰兜,旧时潮人贴身的保暖衣物,兼作钱袋和裤带,其形状很似围腰布裁去下摆,下端修圆,布料较厚,双层,留口袋。“肚腰饱”或“肚腰鼓”是有钱的代词。

注2:潮人拜年用槟榔待客历史悠久,府县志都有所记载。明万历《普宁县志》云:“元旦……相拜亦各备槟榔蒌叶,以供茶具。”清乾隆《潮州府志》说:“不设槟榔,便称简慢”。后又因潮汕盛产橄榄,它与槟榔无论形状还是味感都十分相似,潮人便用橄榄代替槟榔。

参考资料
叶春生,林伦伦主编,《潮汕民俗大典》,广东省出版集团,广东省人民出版社

相关链接

Friday, March 10, 2017

参观鹤山会馆,谈新春采青

带着数位朋友走入鹤山会馆参观狮艺活动,大家都兴致勃勃,了解了鹤山狮跟佛山狮的差别。对于狮团狮艺的传承以及新年采青的内幕趣闻,都想认识更多。

(过去的鹤山跟新会、台山、开平、恩平合称五邑)

关于鹤山狮的起源特性,我的其它文章已经介绍过,因此不再多述。狮团过去采青的经历倒可以进一步分享。

如今一般的新年采青都是为了讨个好意头,希望来年风调雨顺,因此不会刻意为难狮队,顶多要个万字票真字或多多号码。

以前负责吊青的多数是有功夫底的行家,很多时候是刻意考验狮队的功架、对行规的认识以及那棵青所暗藏的乾坤。

过去一般牛车水商家吊的青主要的难度在于高度,在三楼的头房外用竹竿吊着生菜,狮队必须叠罗汉爬木桩等,施展浑身解数,将青含到狮嘴里。围观者看得开心,自然拍烂手掌。

(1940年代叠罗汉采青。图片摄于新加坡鹤山会馆)

有些行家则在屋梁上吊青,底下放了张花皮椅,刻意将螺丝取出来,成为“三脚凳”,若没留意肯定摔个四脚朝天,当堂出丑。有些则在生菜里暗藏刀片,等着看狮头嚼生菜时“吐血”。

武术醒狮团团长高永强采过一个青,生菜放在盛满水的大水缸里头,红包则压在水缸底下,如果不知情的话,这个青就形同白舞,一分钱都拿不到。这类青最大的挑战是缸里的水不能外泄,否则就是漏财不吉利了。一般上队员都会在肩上围着毛巾,这条毛巾并不是擦汗用的,而是万一水泄出来,可以将地面抹干,神不知鬼不觉。

高永强表示过去牛车水赌场多,摆的青离不开整盆螃蟹,狮队必须艺高人胆大,伸手进盆里活捉螃蟹,将每一只螃蟹的钳子捆绑起来,寓意横财就手。

刚过的新年出狮回来,会馆的车队路经附近恭锡街的禅山六合体育会,受邀采青。大家都是行家,显然就是考验对方。如果不采非但表示对同行不理睬,还会被指为虚有其表,传到“江湖人士”耳中,永远成为笑柄,抬不起头来。因此身在江湖,有些内行事是避不开的。

至于鹤山鼓,主要用料是水牛皮,大鼓与小鼓的最大差别是空灵之声。鹤山鼓的鼓法特色是音律齐整,左右手使用的力道是一样的。

(团长高永强示范鼓法使用的是小鼓,旁边的则是空灵的大鼓。)

鹤山会馆春节出狮是预定的,而且舞狮做到十足,在一个地方花上一个多两个小时的时间,一天最多只做三家。往年红包800元,如今1200元,主要应付租车和洗衣服的开销。专业洗衣店清洗狮服的收费为一套30元。至于醒狮团员的费用,他们都是义务性质,团员各得10元红包。

为了将狮艺传承下去,每个星期天上午的训练班是不收费的。有些学员学成了就离开了,会馆也不计较,因为这些学员到其他地方去,同样将鹤山狮发扬光大。更何况过了一些时日,这些学员会感恩回头,为会馆狮团服务。

(聚精会神)

春节采青是主要收入来源


本地活跃的狮团有约两百个,新年采青往往维持了狮团一年的生计。

维持一支狮团的常年经费约一万元,一些狮团参与国内比赛,开销将近两万元,出国参赛则三五万元,更活跃的大型狮团则需二三十万元经费,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靠采青活动。

根据新明日报2015年以来的追踪报道,本地一些狮团为了多赚,安排外国人来支援新春采青,被同行爆料检举,移民厅拒绝他们入境,今年(2017)外援风波依然不断。新加坡武术龙狮总会代表他们的会员要求人力部发出特别准证,让外国团员入境采青和交流,但都被拒绝。

人力部根据劳工法令,凡是入境赚钱的外籍人士都必须申请工作准证。人力部拒绝武总的要求的另一个原因是希望舞狮团能继续培养本地学员来传承技艺。

关善坛龙狮学院过去请外援的做法受到争议,这次学乖了,少接些演出但推高了价码。一场双狮表演的价格为1288元。过去一场单狮的演出400多元,今年超过600元。

南仙体育会曾经在2015年邀请了约40名越南和泰国分会的团员前来协助采青,但被拒绝入境。他们同样以推高价码的方式来弥补不足,过去一场演出188元,今年为288元。

外援就像外劳一样,是现代降低成本的畸形社会现象。聘请外援一天50元,上场演出五六场,相比之下,本地学员一场可得80至120元。有些外援的狮团一场双狮采青只收188元,本地的则是388元。一些狮团就是这样通过廉价劳工来开源节流。

一些龙狮团则跟其他团队合作,互相借调团员以凑足表演人数。狮团接了生意却请不到外援,通常会转介给其他团体。

敬扬龙狮团有好些马来同胞,新春采青时负责敲锣打鼓。只有征得屋主同意,才会让外籍同胞舞狮头。

发扬本地的舞狮文化离不开本地人,因此多数狮团都不认同通过外援来赚取快钱的做法。会馆的狮团可以跟会馆的运作互补,一些狮团如养正醒狮团则通过赞助费来培训新秀,团员多数是养正小学的校友,都是义务性质。新春期间到学校董事家采青来资助狮团的活动。

(印籍人士Sugen是一名教师,参与鹤山会馆醒狮团活动已经有三年了。)

主要参考资料
萧佳慧,“遭爆料检举 本地狮团:需靠春节演出赚经费”,《新明日报》2017年2月6日。
“人力部拒发特别准证:培养本地采青人员 舞狮团不能找外援”,《联合早报》2016年1月20日。
“农历新年醒狮团员人数不足 采青工作减少”,《8频道》2015年3月1日


相关链接

Tuesday, March 07, 2017

河婆客家人的农历新年习俗 (文章转载)

作者:刘六艺
原文“河婆客家人的欢喜年”刊登于《联合早报·缤纷》2017年2月9日
照片由作者提供

农历 新年很快就到了,作为一家之主,我也得做一些准备,清除家里没用的杂物,抹窗花,洗窗帘,忙得不亦乐乎。三个孩子都在上班,每天不到半夜回不了家,这些家事,他们都帮不上忙,两个老人家还得亲力亲为。就和往年一样,做完大扫除,就开始办些年货,个人的小家庭人口不多,节日里除了祭拜祖先,也没有其他的宗教仪式,因此农历新年的庆祝活动,也弃繁就简。十多年来,每年的年夜饭,都在酒楼里吃的,除了应景的柑橘糖果点心外,要买的东西也其实也不多。

做完了这些事,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打电话邀约哥哥和妹妹,以及一群侄儿侄女们,确定大家都方便的日子,参考了酒家提供的菜单和价格,就由我拍板订下年夜饭,日期通常是大年除夕前几天。日子到了,我们三个家庭就一起到酒楼,热热闹闹吃一顿团圆饭。我的父母亲相继离世后,我们兄弟姐妹就约定,每年一起吃年夜饭,借此维持家族的凝聚力。

吃完团圆饭,作为长辈我要给后辈们派红包,孩子们拿了红包也说一些吉祥话,互相祝贺一番。之后,原本打算出国公干的、旅游的,就出国了。农历新年有两天假期,老朋友们来来往往,收橘子派橘子,互相以吉祥的语言祝贺一番,两天的假期过完,年也就过去了。

上面所说的是我个人的家庭,在目前这个工商业发达的社会里,庆祝华族最重要的节日---农历新年的大部分部内容。但是,作为一个“揭西河婆”客家人,从前我们族人庆祝农历新年的习俗,可不是这样子的。


庙宴


我出生在马国南方一个小农村,村子里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来自广东揭西河婆的客家人,老乡们所使用的语言,自然是纯正的河婆客家话,他们开荒种地刻苦耐劳,过着自给自足的农村生活。比较全面保留了客家河婆人的节日传统。

年杪,半岛吹起了东北季候风,村子前方,广袤的橡胶林,开始落叶纷纷的时候,大家心里都清楚,年关就近了。

在年关将近的时刻,村子里却有一场连续三天的盛大庙宴,那是村子里的守护神,洪仙大帝诞辰的日子,人们给守护神庆祝诞辰,也是善男信女们还神和许福的日子,过去一年神明已兑现了承诺,庇佑子民平安与五谷丰登,到了年杪,是答谢神明和重新许愿的时侯了。一连三天的盛会,除了热火朝天的祭拜活动,还演三天的潮州大戏,戏台下摆满各类的摊档,吃的喝的应有尽有,当年农村还没有电影院、也没有电视,潮州大戏开锣,是村里的头等大事,嫁到外地的女儿,带着孩子回娘家看戏,娘家祭拜了神明,家里的饭桌上,也有丰盛的佳肴,当然不可错过!村里的青年男女难得有机会穿上最漂亮的衣裳,成群结队到戏台下看戏和嬉闹,也因此撮合了不少美好姻缘!邻村的村民也络绎不绝前来捧场,不管日夜场,戏台下都人头汹涌。

这场盛大的庙宴,营造出来的喜庆氛围,是村民们对一个时代的集体记忆,因为这场盛会,村民早已将庆祝农历新年的活动往前延伸,成为新年到来之前的一场热身活动!

亲手做迎节糕点


农历十二月二十过后,妈妈和嫂子们就忙着磨糯米粉,准备蒸年糕了,当年用石磨研磨糯米粉,石磨是两块大约六寸厚的圆形石板,经匠工打造成的磨米工具,两块圆形石板都镌刻纹路以利研磨,中间安置稳固轴心,安装上磨钩,以人力推转石磨,把米研磨成米浆。通常嫂子推磨,妈妈负责把混合着水份的糯米,倒入石磨洞口,嫂子不断推转石磨,妈妈却能准确无误地,一勺又一勺倒进石磨的入口处,只见石磨转啊转啊,米浆就在底下磨沟里流出来了,在快速操作过程中,嫂子推动的磨钩与妈妈手中的勺子,从未发生碰撞的意外事件,真佩服她们的默契!

(客家河婆人的年糕)

磨好的糯米浆,还得把它晾干,晾干以后就成为粉状了。到了二十四这天,河婆人说“入了年价”,妈妈就开始蒸年糕了,河婆人把年糕称做“甜粄”,甜粄的主要用料是糯米粉加上大量的白糖,还有特制的柚子皮或橙子皮,作为调味料,提升甜粄的口感,所有用料调好后,倒入一个直径两英尺的铝质托盘,然后把它放进大镬里,托盘要垫高,镬底加水,用柴火蒸上整十个小时就大功告成了!

我焦急等待的那个时刻终于到来,只见妈妈把镬盖慢慢掀起,带着芬芳的蒸汽升腾起来,待到蒸汽消散后,黄橙橙的、油亮亮的甜粄就出现在眼前了!

(客家河婆人的年糕)

除此之外,妈妈还要做河婆人的美食“米花糖”,米花糖河婆话叫“米澄”,做米花糖之前得先爆米花,米花爆好了,就用白糖煎一大锅浓浓的糖浆,糖浆里头也添加了橙子皮等配料,然后把米花、芝麻、花生加进去混匀,然后,就以铁勺子舀起来,份量平均地倒进一个大约二十五平方寸的四方形木盘里,然后,快手快脚地用特制的滚筒碾平,碾平碾扎实后,混匀了糖浆的米花、芝麻、花生也就凝结,成了一大块香喷喷的米花糖了!待其冷却后,嫂子就用木尺量好大小,切成片片米花糖,切成小片后,又把它叠成小砖头块状,用红色塑料纸包装好,收进铁桶里密封保存。

(米花糖,河婆话叫米澄)

“入年价”


腊月二十四,河婆人说“入年价了”,妈妈一再交待,从今天起,你们不管对长辈晚辈,说话都要客客气气,不能说粗话!不说粗话容易做到,我们兄弟姐妹本来就没说粗话的习惯。客客气气嘛,嘿嘿!就有点难咯!就在那天,妈妈却用我的学名称呼我!这当然是一件小事,但是,却让我掉下眼泪来!

年二十九晚九点,妈妈就睡觉了,她说,明天凌晨两点就要起来做“菜粄”。菜粄是河婆人引以为傲的一种美食,类似闽南人的“荀粿”,但是,用料却完全不一样。菜粄主要用料是粘米粉,混合大约百分之十的糯米粉,用适量水份开成糊团,用手工搓捏成粄皮,然后包上馅料制成。有大蒜馅也有韭菜馅的,也有人喜欢用咸菜、沙葛甚至半熟木瓜做馅料的,所有的馅料都配上爆香的虾米,而且一定要上等新鲜的虾米。各种馅料的菜粄都一样美味!

当年妈做菜粄我都起床帮忙,久而久之,我也能做出漂亮的菜粄来了,很受兄弟姐妹的赞赏,我却以为,掌握这手艺是我对妈妈最好的怀念!

(河婆人的菜粄)

爸妈在村子里是族人的长辈,大除夕那天,好多叔叔婶婶、大哥大嫂们到我们家送年礼来了。他们送来的礼品,和我们家做的应节食品大致相同,不外乎甜粄、菜粄、米花糖、红柑。也有人送只活鸡来当礼物的。爸妈忙着接待来客,也忙着回礼,二嫂、四嫂与二哥则掌厨,准备祭拜祖先的供品及年夜饭佳肴。

爸妈祭拜完天神与祖先,还得去庙堂祭拜守护神洪仙公,祈求来年庇佑我们一家平安、五谷丰收。

晚上我们年夜饭就开席了,等爸妈兄弟姐妹都坐下,二哥二嫂就为我们上菜了,二嫂先后捧上来的有红烧鱼,白斩鸡、炸肉焖木耳、芋头扣肉、木耳炒猪肝、鲜笋猪肚汤等等。

妈妈早已从庙里得知,拜天神迎接新年的最好时辰,摆在神案上的供品有甜粄、米花糖、菜粄、香茶、桔子等,都是素料。拜好天神,一家人围坐客厅圆桌,一起喝新年茶,吃些祭拜过天神的甜粄、米花糖、红柑等食品。然后,爸爸给大家派红包,互相祝贺新年快乐。

河婆人来自广东揭西,县城河婆,地处偏远山区,旧时代经济落后,生活困苦,从他们的饮食文化可看出端倪,都那么朴素无华,他们庆祝农历新年虽简单却隆重,我个人非常享受曾经参与的过程。进入新时代,生活改善了,他们在原有的基础上提升和丰富了饮食文化的层次,新年也过得丰富多彩!

相关链接

Friday, March 03, 2017

海南人“做年”

原文“海南人做年美食 幸福圆满的滋味”刊登于《联合早报·缤纷》2017年2月16日

在早报《缤纷》版感受了新加坡各主要籍贯人士过年的风俗情趣,我对地缘上须从中国大陆渡海的海南人的年俗深感好奇,向本地土生土长的海南人黎上增、冯崇汉和许金兰了解了他们的风土民情。这是我丁酉年伊始之际最充实的收获。

自明朝以来,海南岛归广东省管辖,虽然多次提议自立行省,结果都不了了之,直到三十年前才脱离广东。海南岛成为海南省与经济特区之后,积极发展旅游业来提高岛上居民的生活水平,逐步摆脱多个世纪来贫困的生活。

由于长期受到广东民俗的影响,海南人过年有自家的特色,也有跟广东人大同小异的讲究与禁忌,譬如腊月廿四送灶君,扫尘贴春联,除夕夜守岁,年初一不扫地,年初二外嫁女回娘家吃开年饭,年初三赤口日不出门拜年等。不过海南人没有初七人日捞鱼生的习俗,可能是因为海南地处“边疆”,繁华富裕都被广州及珠三角地区分享了。


做年与拜公

过去海南岛上简单朴素的生活,随着早年的海南移民传入新加坡。海南的年俗跟其他籍贯人士最明显的差异就是过春节的准备功夫。


一般人都是进入腊月才准备过年,海南人则必须未雨绸缪,“做”了才能得到,因此过年也称为“做年”。做年必须提早存钱,蓄养家禽,所以一年过了半载,最多延至中秋就开始筹备了。漫长的耕耘与付出,使到新年格外珍贵。

腊月廿四送灶神后,家家户户开始“发市”,也就是到市场购买年货,一年顶多也只不过发一次市。

过年祭祖,慎终追远的风气在海南人中是颇普遍的,拜公(拜祖先)远比拜神隆重得多。对广惠肇留医院副总裁冯崇达而言,吃年夜饭前上坟追思是家族传统,一家大小先到坟场拜祭,感恩祖宗庇佑,然后才回到温暖的家庆祝团圆。这个过年前的例常活动,背后所传承的是对家族凝聚力与完整性的内涵。

回顾历史,海南岛是官场失意的文人流放之地,被贬到海南岛的忠臣墨客有唐朝宰相李德裕、宋朝宰相李纲和赵鼎、大学士李光和胡铨、诗人苏东坡等。这些官员虽然身在边疆,但高风亮节,以自身的学识为当地的文化教育作出贡献。或许正因如此,儒家祖先信仰的礼仪早已潜移默化地融入海南人的日常生活中。

美食是幸福圆满的滋味

早期的海南移民“跑洋船”,在船上当侍应生,有些则在洋人和西化的峇峇家庭当帮佣,磨练出一身好厨艺。他们融合了各族群的饮食文化,开创出本土风味的海南菜色。

本土风味菜中最容易“误导”人的就是海南鸡饭,以为海南鸡就是这么皮层发亮,肉质润滑,散发着椰子、班兰叶和其他香料的芬芳。

海南家庭做年的海南鸡其实是白斩鸡,将整只鸡放入大锅清水中烫熟,以蒜蓉、姜茸和酱油来佐味,辣椒酱是后来才添加的。

漂浮着油脂的汤水是用来煮鸡饭的上汤,米饭渗透着鸡油的幽香,刺激着大家的味蕾,这顿除夕的团圆饭显得更加幸福圆满了。

在樟宜十英里的海南村一带长大的许金兰最难忘年夜饭,平时难以品尝的美味佳肴都在这一天摆上桌面,童年边嚼饭团边啃鸡腿的滋味深深烙印在脑海中。年复一年,一家子在品尝白斩鸡和饭团的亲切声中开支散叶。

饭团的海南话称为“饭珍”,可能是鱼丸般大小的饭团和珍珠般圆,也可能寓意聚少离多的日子,一家人更要懂得彼此珍惜,期待日后莫再离别分散。

(饭团的海南话称为“饭珍”,可能寓意聚少离多的日子,一家人更要懂得彼此珍惜,期待日后莫再离别分散。)

黎上增回忆童年,春节团圆忆粑香,新年食品中最值得回味的是叫做“忆粑”的糕点。忆粑俗称海南燕粿,比手掌小一些,做法是将糯米磨成米浆,搓成一团后加入就地取材的馅料如椰丝、砂糖、花生碎和芝麻,用芭蕉叶垫底,放在锅里蒸熟。真正考功夫的,是将糯米皮蒸得柔而不软,滑而不粘。忆粑在海南的农村相当普遍,新居入伙、婴儿满月等,都用它来当贺礼。

据说忆粑背后还有个海南村民阿春跟随郑成功打海盗的故事。阿春18岁时参军,母亲对儿子朝思暮念,每逢佳节必定做了儿子在家时最爱吃的粑,焚香祷告。30年弹指一瞬间,阿春复员回来了,从白发苍苍的母亲手里接过了粑,此后这个糯米糕点称为 “忆粑”,蕴藏着勿忘家人,喜庆团圆的愿望。

平安如意步步高,过年自然不能缺年糕。黎上增记忆中的海南红糖年糕比市面上的年糕柔软多了,这些叫做甜粑的年糕不用煎不用炸,切开来就能含入嘴里了。

“无鸡不成除夕宴,无糖贡不像过年”,糖贡也叫糯米花,是另一种使用跟忆粑相似的食材所制造的春节甜点,只是做法不同,将食材制作成肤色般的香脆食品。以前糖贡是拿来进贡朝廷的,如今流入平常百姓家,过年吃了糖贡,一家人就会甜甜蜜蜜。

海南二街的温情

冯崇达对海南二街(Purvis Street)的南同利和南方饼家印象格外深刻,过年前发市,他都到这些传统地道的海南人饼家购买忆粑、甜粑、糖贡、煎堆等应节食品,中秋节则买已经吃不到的海南月饼。这些传统饼家所做的酥盐月饼以果仁为主馅料,用椒盐来调味,口感跟市面上的甜月饼大不相同。酥盐月饼就像海南鸡饭一样,属于本土化的食品,由南同利等饼家发扬光大。

不说不知,原来南方饼家的股东与头手都来自南同利。南同利的创建人王国财约一百年前离开海南岛,单枪匹马到南洋闯天下。几年后,他与十多名同乡合资创立 “南同利” 饼家,将家乡的美味带到新加坡。后来王国财在海南二街设立了南同利汇兑局,方便同乡人汇钱回家做年。

(海南二街是著名的海南人汇兑街,受保留的建筑为我们提供了过去的年代的蛛丝马迹)

海南二街是著名的海南人汇兑街,受保留的建筑为我们提供了过去的年代的蛛丝马迹,不难想像千里之外的家人收到银钱家书,欢欢喜喜地做年的心情。如果有多余的钱来买地“做屋”,办学修路,就更值得燃炮庆祝了。

新加坡禁止放鞭炮之前,元宵节当晚,海南二街一片闹哄哄。商店纷纷从二楼窗口垂吊起长爆竹,此起彼落的噼啪声中暂且把年的背影留住。过了十五,新的一年,新的做年,又有另一个美好生活的期待。

上世纪50年代,随着华侨拿到本地公民权,成为新加坡华人,不少人将海南岛的家人接到新加坡。随着时代的变迁,许多传统的海南风俗正在悄悄地转变中。就如冯崇达所说,娶了闽籍妻子后,除了传承着父辈多年的海南习俗外,他也跟着岳父一家人初九拜天公了。


相关链接